保定琴行

方言与美食丨台湾埔里特产“鸟不踏”

语言资源快讯 2022-05-10 12:46:51


台湾埔里特产“鸟不踏”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儿时读这首诗的时候,始终不明白“茱萸”是什么,直到去年去了台湾布农族武界部落才发现“刺葱”就是“食茱萸”,乃茱萸的一个小类。它是埔里地区的特产之一,俗称“鸟不踏”,因枝叶均长刺,鸟不易栖息,故名之。


苗栗闽南话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囝仔时读只条诗一直知影“茱萸”是甚么,一直够旧年去了台湾布农族武界部落才发现就是食兮茱萸,是茱萸兮禃类。伊待埔里地区是特产,讲号做“爪阿未踏”,因为伊兮枝、骨拢生刺,爪阿无法度待顶面歇困,所以着号做“爪阿未踏”。

 


“刺葱”(俗称“鸟不踏”)



我喜欢叫它鸟不踏,因为生动有趣,富有形象感。初次见鸟不踏,是在武界部落的山上,它长得较为矮小,刚开始我以为是含羞草,兴奋地摸了它一下,发现没反应,国立暨南国际大学图书馆馆长告诉我这是鸟不踏,也叫刺葱、食茱萸,与含羞草可差远了,反而与香椿比较接近,我这才对王维那首诗的“茱萸”有了点概念,原来含羞草和鸟不踏相差甚远。鸟不踏的叶子是绿色的,但叶子的背面布满了白色的小点点,并且枝干和叶柄全都长满了尖锐的刺,好像在跟飞禽鸟兽示意着它是不好惹的。馆长说采集鸟不踏非常辛苦,要把叶子上的小刺小心翼翼地处理掉,才可以拿到市场上去卖。现在越来越少人在卖这个东西,埔里人主要是自己采摘、自己做着吃。

 

苗栗闽南话

我较甲意伊号做“爪阿未踏”,因为我感觉这兮名足古追兮,而且像许兮画面。第摆看着爪阿未踏是待武界部落兮山顶,堵开始我想佫是见笑草,我真欢喜共伊摸禃下,我想诶,奇怪,哪会无反应?后来国立暨南国际大学图书馆馆长着共我讲,这是“爪阿未踏”,嘛号做“刺葱”、“食兮茱萸”,较这兮见笑草差远阿哩,颠倒较这兮香椿卡亲像,我即时才对王维许首诗兮“茱萸”有小可兮了解,“爪阿未踏”兮叶阿是青色个,叶阿兮后壁面有足侪白白兮禃点禃点,而且伊兮枝佫有骨,拢总生这兮足尖兮刺,未输共这兮爪阿讲,这兮刺葱是真痞掠兮哦。馆长讲挽这兮刺葱真辛苦,而且汝佫再真细腻共这兮刺共伊处理掉,才会通递去市场卖,这嫲愈来愈少侬待卖这lo物件,埔里人主要是家己挽,家己做来食。

 

鸟不踏是埔里的香料植物之一,是当地的特产。长在树上的时候,闻起来有股柠檬草的香气,沁人心脾;采摘完除掉小白点后又是一种特殊的香气,仿佛是被滂沱大雨洗礼后的大地母亲,清新而自然,让人忍不住亲近亲近。埔里人将鸟不踏的香气运用在烹调上,无论是生食、汤品或是炸食,都各有风味它还可以被用来酿酒,有治疗腰酸背痛的功效,对当地人来说,它的存在是神圣的,无论是饮食上还是药用上

 

苗栗闽南话

刺葱是埔里兮香料,是埔里兮特产,伊生待树阿兮时阵,鼻起来着有禃种柠檬草兮芳气,鼻起来互侬感觉真好。共这兮白白兮禃点禃点处理掉了后佫是禃种特殊兮香气。着个若雨落大雨落了兮这个土,鼻起来真沁心自然兮许种芳气,会互侬想卜挨卡近嘞。埔里共爪阿未踏兮这兮芳气用待煮食顶面,无论是拍生食,抑是煮汤,抑是炸炸,拢总好。伊佫会通递来做酒,有治疗腰酸背痛兮效果,对埔里侬来讲,不管是食,抑是做酒,刺葱拢是真重要兮。

 

在武界部落被鸟不踏的香气所萦绕,我实在没有料到我竟然有机会能够品尝鸟不踏美食!当时很幸运,国立暨南国际大学中文系黄金文老师带着我们去品尝埔里巴宰族的风味餐,巴宰族人潘英雄先生及潘惠美女士准备了丰盛的巴宰族传统美食,其中有两道菜都跟鸟不踏有关,我都非常喜欢,因为味道真的是非常特殊,难以形容。一个是“刺葱煎蛋”,一个是“刺葱凉拌豆腐”。刺葱煎蛋看起来很普通,粗看跟鸡蛋葱饼长得很像,拿出一块细看便会发现此葱非彼葱,此葱的叶子相对大了不少,也就显得格外招人眼球和可爱了。轻轻地闭上眼睛,闻着热气腾腾的刺葱蛋饼,感觉自己仿佛是马上回到了家乡,就如吃着妈妈做的家乡美食,心里在大喊“我才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令人倍感兴奋和踏实。在品尝的过程中,我们总禁不住询问老板和老板娘这道菜的做法,他们开心地说,“刺葱首先必须要先将它的刺处理掉,接着的制作过程则相当简单,无非是打蛋,将刺葱切碎,然后放入蛋中,加调味料,即可煎,主要是食材比较关键”。回想他们脸上洋溢的微笑,我想当时的他们也是倍感幸福和快乐的吧!

 

苗栗闽南话

待武界部落看着刺葱,鼻着刺葱兮味,着足甲意刺葱兮。我实在无想够讲,诶,我变成有机会会通食着刺葱兮料理。当时我真幸运国立暨南国际大学中文系黄金文教授带阮去食埔里巴宰族兮风味餐,巴宰族兮潘英雄先生佫有潘惠美女士准备足丰沛兮巴宰族兮传统料理,其中有两道菜着是刺葱,我足喜欢兮,因为许lo味实在足特殊兮,我实在伓知卜安怎形容卡好,禃个是刺葱卵,禃个是刺葱豆腐。刺葱卵看起来真普通,拢共叫是葱阿卵,伓佫汝来斟酌看,这个葱伓是许个葱哦,这个葱兮叶子卡大,而且看起来嘛真古追。我共目珠tshio khe khe,我鼻着许个芳贡贡兮葱阿卵,我感觉家己简直转来够故乡,食着老母煮兮故乡兮料理,我待心里咧喝“我才是世界顶最幸福兮侬”,这个刺葱互侬感觉真有精神,感觉真踏实。待这个过程中,阮真好奇,想卜知影讲,这道菜是爱安怎做,阮就问头家佫有头家娘,足欢喜共阮讲,“刺葱较麻烦兮是汝爱共这个刺来处理掉,处理掉了后着简单那,汝着先拍卵,爱共刺葱剁幼,然后着共这个卵搅做伙,掺这个调味料,安呢着通好煎,主要是这个食材是卡重要兮。”我看着笑够真欢喜,阮就想讲,咦,实在是足幸福佫快乐兮侬兮。



     刺葱蛋饼      与       刺葱豆腐

另外一道菜是刺葱凉拌豆腐,先把一大块冷餐过的豆腐或者是用冷水浸过的豆腐放在盘子里,然后将刺葱叶切碎,放在冷藏过的豆腐上面,浇点酱油或酱油膏在上面即可。吃起来清凉入口,有点酸,估计是刺葱味和酱油搭配的效果,非常开胃。

 

苗栗闽南话

另外一道菜是刺葱凉豆腐,禃开始用冷水上过这个豆腐,共伊囥待盘子顶面,然后呢嘛是共款,共这个葱凉,共伊剁幼,然后共伊囥待豆腐顶面,淋即可豆油,抑是讲豆油膏,待顶面上顶面,安呢就会通啦。食起来是真清爽,抑有淡薄阿酸,我想讲可能是这个刺葱兮味合豆油做伙兮效果,食起来会互汝感觉对胃真好。


民以食为天,能在台湾吃到埔里巴宰族的传统美食,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怀念刺葱的好滋味,怀念巴宰族人的热忱和真挚,怀念当初我们一起上课、吃饭、讨论学习问题的时光,那里储存着我美好且难忘的回忆……  

 

苗栗闽南话

对百姓来讲,食是上重要兮。我待台湾会通食着埔里巴宰族兮传统料理,实在是真幸运兮代志。我真数念刺葱兮好滋味,数念巴宰族侬兮热情佫有好客,数年当初时合台湾兮学生囝阿做伙上课,讨论功课,食饭,待台湾,待埔里,有真水,真痞放互勿会记兮回忆。

(华侨大学文学院 明楠楠撰稿;国立暨南国际大学 林鸿瑞音频;暨南大学 甘于恩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