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高栋:米寿“土记”阎欣秋·老哥俩【四师故事】

伊犁老故事 2022-05-12 15:07:45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十多年前闫欣秋老人就学会了使用电脑

626


“伊犁老故事”(626)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离退休是人生另一个阶段的开始,在这个阶段很可能会迸放出先前所未有过的异彩。闫欣秋老人以他精彩的退休生涯做出生动的诠释。

       ——作者题记


        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四师66团场,提起阎欣秋,可算得上是家喻户晓,人人皆知。这倒不是因为他从解放初就在这里,又是团场现存不足百人离休干部之一,称得上“老人首”了;也不是因为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他当团老龄委主任时扛回一块全疆惟一的全国老干部工作先进集体的奖牌,为团场争了光;而是因为他在古稀之年又焕发了青春,拣起了过去的业余爱好­——新闻摄影,一门心思地当起了“土记者”。如今他已88岁,年届米寿,退休后的采访生涯既发挥了他的“余热”,又丰富了他的晚年生活。

闫欣秋老人近照


       阎欣秋,山西霍州人,。他曾在甘肃修过铁路,进疆后参加过土改,长期在组织部门和工会从事组织宣传,培养起新闻摄影这门爱好,秋珍这一笔名从解放初期到现在,用了将近60年。

闫欣秋老人的三个时期


       我这里有一组十多年前他在新闻报道方面的统计数据,看看这组数据,简直让人难以相信这一切出自一位腿部患有严重骨质增生的耄耋老人之手:

        从2001年到2004年,他每年在地州以上报刊刊稿都在130篇以上,其中中央级报刊刊稿20篇左右;

       2005年,刊稿量达到创纪录的272篇,其中中央级报刊达28篇;

       2007年,刊稿量达271篇,仅 次于2005年,但中央级报刊刊稿量超过了2005年,达30篇之多。

几年前,团场党委为闫欣秋颁发的“最美记者”奖杯


       这还不包括每年被新华网和当地广播台、站采用的大量稿件。他曾经创过在新疆《老年康乐报》一年上稿75篇的纪录,也曾在陕西《金秋》杂志一年刊稿30篇。这种情况不仅在农四师绝无仅有,即使在全兵团也不多见。一位省报记者说就连专业记者也难以完成这样大的刊稿量。团场宣传科的同志也说,每年上级下达的中央级报刊的刊稿任务就指着“老爷子”(指阎欣秋)呢!


       阎欣秋腿有毛病,自行车就是他的坐骑。每天吃过早饭,车子一骑便进企业,去学校,下连队。新闻界有句行话:处处留心皆新闻。在阎欣秋眼里,只要一出去,到处都有素材。举凡传统教育、法制宣传、民族团结、计划生育、科技兴农、市场管理、残疾事业、体育竞赛、敬老爱老、邻里和睦、书法习字、锻炼身体,他都能从中发现新闻,找到素材。

      

        他曾在《老年康乐报》上为70多对老军垦拍摄过新旧对比的结婚照,也曾向该报“难忘的瞬间”栏目整理推荐过200多位军垦战士的老照片。他是《老年康乐报》、《金秋》等四报刊的特约记者,还是十几家报刊的优秀通讯员。


       有些人一退休就蔫头搭脑,未老先衰,而阎欣秋却精力十足,愈老弥坚。他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活力,见了新闻界同行,他有说不完的话,嘴里涌流着源源不绝的新闻信息,全然不像一个年近八旬的老者。他不但自己像一只不倦的蜜蜂整日辛勤采摘“花蜜”,还主动为团场电视台的小记者们出点子,提供线索,从而也结交了不少志同道合的小朋友。

66团场老年志愿者队伍是由闫欣秋(前左一)和贾自安(前左三)两位老同志发起成立的


       在从事新闻采访的同时,他还十分关心党风党纪建设,热心社会公益事业:他是包括地方在内的11个单位聘请的老年行风评议员与纪检监察员,是团场社保中心聘请的智囊团成员,也是团场老年法制宣传员与市场义务监督员,还是团场交通管理监督员。


       有个阶段,霍城县开通了到66团场的11路公交车,老百姓拍手称快,可那些整日往返于团部至界梁子的摩的司机不高兴了,认为是抢了他们的生意,一个个横眉竖目,横加阻拦。有的甚至挡在马路上,不让11路公交车通过。就在这时,一帮佩戴监督证和红袖章的老同志出现在他们面前,一场风波立时化解,11路公交车畅行无阻。

六十六团志愿者们在维护交通秩序


       牛年春节来临之际,他们又协助市场管委会组织评选了“十佳”讲信用,信得过个体户评选活动,为评选出的“十佳”披红挂绿,大张旗鼓地宣传。

       “在组织这些活动的同时,我把照片也拍回来了,一举两得。”阎欣秋不无得意地说。你看,他脑子里时刻想着的还是新闻摄影。新闻摄影成了他生命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为之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他已有七八年没去舞厅弹奏电子琴了,他甚至冷落了几十年的老“朋友”——京胡。


       相反,为了发稿方便,十年前,年过77岁的他竟拜师学艺,痴迷上了电脑。现在,他不但学会了电脑打字,还会发电子邮件,网上qq聊天呢。他告诉笔者,每星期一他最盼邮局来报纸和信函。当他看到自己的摄影作品被区内外多家报纸采用时,比中了大奖还高兴。


       鼠年腊月的一天,建工连退休职工黄平提着沉甸甸的香蕉和桔子叩响了阎欣秋家的门。她生怕老阎不收礼物,连门都不进,还连声道谢说:“不是您,谁会给我们退了休的人写报道,上报纸?”原来,是阎欣秋第一个报道了他们夫妇退休后二次创业,为团场的建筑业做贡献的事。也是阎欣秋把他们赡养105岁老母亲的事迹挖掘出来,报道了出去。

闫欣秋老人还是团场民族团结模范


       笔者曾问过阎欣秋,年事已高,腿又不好,咋有这么大的干劲?他真诚地说:“我又不打麻将、扑克,干什么去呢?”他告诉笔者,66团场退休职工有4000多人,离、退休干部近600人,这些为边疆的农垦事业干了一辈子的老军垦不应当被埋没。不把这些人的先进事迹报道出去,对他们不公平。他感到肩头有一种责任,不敢有丝毫懈怠。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离退休是人生另一个阶段的开始,在这个阶段很可能会迸放出先前所未有过的异彩。闫欣秋老人以他精彩的退休生涯做出生动的诠释。


老哥俩



        这里说的哥俩,并非指一母同胞兄弟,也不是指时下气味相投的哥们朋友,而是两个献身边疆农垦事业长达60多年的耄耋老人,一对忠诚的共产党员。他俩都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四师66团场的离休干部,一个叫阎欣秋,另一个叫贾自安。

闫欣秋、贾自安是相识相交七十年之久的老哥俩

        说来也巧,在他俩身上,有许多共同点和契合点:他俩都是山西临汾人,都是解放战争时期入伍,又先后随部队进疆,都是进驻惠远的五十团老战士,又在1953年同时转业到兵团农四师五零农场,俩人都分到农二队,阎欣秋任文教,贾自安当卫生员。他俩都是多年的民族团结模范,阎欣秋参加原水定县土改工作团期间,因学会哈语和哈文,还立过三等功,在任团场民政干事时,与伊宁县巴彦岱公社六段大队许多维吾尔族社员结下深厚情谊;贾自安长期在牧区工作,与哈萨克常年打交道,能说一口地道的哈语,离休20多年,不少哈族朋友还时常找他看病,他来者不拒,分文不取。


        ,他俩又是同时期加入的中国共产党。1990年离休后,他们又都关心社会公益事业,阎欣秋先后担任团场老龄委主任、关工委主任,贾自安一直担任社区老龄委主任、关工委主任和老干党支部副书记。

        

        更巧的是,他俩都是霍城县和66团场部(局)、部门共11个单位的行风监督员、评议员、纪检监察员,团场司法所的法制宣传员、人民调解员;十年前,他俩和几位老干部共同组织成立老年志愿者队伍,寒暑不分,风雨无阻,护送学生安全过马路,维护农贸市场公平交易;去年6月,作为四九年进疆的老战士代表,阎欣秋赴京参加由中组部和北京市委联合举办的“七一”庆祝活动,贾自安也赴乌参加兵团优秀党员表彰大会,俩人都是全师离休干部中的唯一,而且碰巧还是同一天返回团场的;今年8月15日,在66团场成立60周年纪念大会上,他俩又同时被评为首届感动团场十大人物,阎欣秋是最美记者,贾自安是优秀党员。

   

2013年闫欣秋(右)、贾自安荣获66团场首届感动团场十大人物称号,2015年,他们又双双获得兵团四师感动全师十大人物称号。

        

         如今,搬起指头数一数,在66团场能骑着车子出来走动的离休干部也不过五六个,其中就有他俩。贾自安人称“活地图”,全团场的离退休干部,谁叫什么,住在哪里,身体如何,他门门清。去年,五十团老团长刘光汉将军的儿子从西安来到团场,寻找他父亲当年的警卫员曾纪生、通讯员罗体华,就是贾自安领着找到的;阎欣秋人称“活字典”,团场60年几经变迁,从惠远到老场部再到新场部,机关单位的具体方位,甚至门朝那边开他都记得清清楚楚,凡有来团场找资料,查档案的,只要找到他,没有解决不了的。

无巧不成书,正是这一个个相同点和巧合,成就了他俩的友谊,使得他俩同声相投,同气相求,不是兄弟,胜似兄弟。

      

          文·革期间,,加之爱人闫秀珍又是学校的当权派,俩人都受到冲击,还被多次抄家,别人都不敢接近他们,惟独贾自安不怕,照旧和他家来往。世态炎凉让阎欣秋认识了人生,从那时起,贾自安就成了他肝胆相照的挚友。多年后,每当忆起往事,阎欣秋总要感慨地说,世上酒肉朋友多,但知根知底知心的朋友少,贾自安是一个!

       

        人的一生,难免会遇到三灾六难,关键时刻,朋友的安慰和体贴有如春风化雨,能驱散心头的乌云。


        1987年,祸从天降,贾自安在农行界梁子营业所的小儿子遭遇车祸不幸身亡。突如其来的打击使贾自安夫妇陷入巨大的悲痛之中。在那揪心的日子里,阎欣秋一有空就来陪着贾自安说话,给他宽心,帮他度过了人生难关。

     

老哥俩在阅读刚刚寄来的《金秋》杂志

  

        1994年和1995年,阎欣秋家连遭不幸:相隔仅一年,共同生活多年的岳母和妻子相继去世。尤其是相濡以沫几十年,刚退下来不久的妻子闫秀珍是他心中的宝。当年,为追求心中的爱,闫秀珍宁愿放弃太原党校一份不错的工作,不远数千里,西出阳关,边地寻夫。在那艰苦的条件下,俩人风雨同舟,相依为命。而今,他们都从繁忙的工作岗位上退了下来,该享受人生了,她却被病魔夺走了生命,对于阎欣秋来说,这种伤痛带来的打击不啻刻骨铭心。在他最困难的日子,是贾自安陪伴左右,帮着找墓地,料理后事,说宽心话,使阎欣秋从悲痛中走了出来。


       2002年,他俩同时搬进一个小区,住在同一个单元。阎欣秋住二楼,贾自安住一楼,二人又成了上下楼邻居,关系更密切了。

        

        阎欣秋的儿女都在外地工作,续弦的老伴一年有半年时间住在西安女儿家,家里就他孤身一人。去年的一天半夜,他头晕的无法站立,情急之下,用拐杖敲击地面,唤醒了贾自安。贾自安上楼后发现阎欣秋血压很高,建议立即去医院。但阎欣秋头晕的厉害,无法下楼。贾自安便陪在他身边一个多小时才走的。临走前,还再三嘱咐,有什么情况就用拐杖捣一下地面。从此,用拐杖捣地就成了他们之间报“警”的一种约定。

        

笔者同贾自安老人合影

       

         进入新世纪之后,和谐是社会上的人们使用频率较高的词汇之一。但在同时,不和谐的杂音也随处可闻。团场退休人员中有两位江苏籍的转业军人,因为养狗的事闹了点误会,产生了矛盾。双方虽都住在同一小区,楼挨楼,见了面却像生人一样,一年多不讲话。阎欣秋和贾自安便把两位分别请到家里做思想工作。阎欣秋说,,当年你们在部队上不也是经常用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武器来解决矛盾吗?贾自安也说,才多大点的事就互相不说话,值吗?二人碍于面子,都不想主动走出第一步,后来又经过多次谈心,终于迈出和解的步伐。听到消息,阎欣秋主动把二人找到家里,又叫来贾医生,拿出一瓶酒,分别给二人斟上,兴奋地说:“这是一杯团结酒,你们把它喝了!”二人高高兴兴地碰了杯,喝了酒,还握了手,阎欣秋拿出早已准备的相机,把这个感人的场面拍了下来。


        正是,耄耋老充当调解人,老哥俩成全和谐事,又是团场的一段佳话。


     (本期照片均为作者提供)


作者简介:

       高 栋, 1947年5月生人,原名承献,陕西绥德人。2003年获得高级记者职称,退休前供职于新疆伊犁电视台,曾任自治区记协理事、自治区广播电视学会理事,。新闻作品曾多次在自治州、自治区和全国获奖,广播新闻专题《两个母亲的心灵世界》曾获中华《大地之光》征文特等奖(全国仅六名)。文学创作始于上世纪末,已在各类报刊、网站发表散文、随笔、特写、报告文学、文艺通讯300余篇。2005年4月出版个人通讯论文集《潮涌伊犁河》,同年加入自治州作家协会;2011年2月出版散文随笔集《秋实集》,并于当年成为自治区作家协会会员;2015年4月出版第二本散文随笔集《我的记者生涯》。


本期编辑:潘景芳


关注《伊犁老故事》

点击“查看历史消息”

看全部文章